当前位置:羁绊动漫 > 热门动漫 > 火影忍者 > 【佐樱一家】你的眼瞳

【佐樱一家】你的眼瞳

发表日期:2016-04-30 17:04 作者:逸俊桀 编辑:BT 来源:互联网 浏览:

佐樱cp,佐樱同人小说



你的眼瞳

 

*佐良娜为主视角,有佐樱侧写

 

*复健的练笔短打

 

*第一人称

 

*可能会有微妙的描写,谈了谈佐助的过去以及一些个人的理解,不喜欢的别看

 

 

 

我的爸爸时常会凝视远方的某一点,直到妈妈呼唤他为止,都不会收回视线。不苟言笑的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十分融洽,指导我忍术的时候也很严厉,他确确实实是一位好父亲——当然我不可能当面和他讲,不然就太便宜他啦。

 

七代目火影大人拥有十分爽朗的笑容,我尤其喜欢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眸,小时候他也经常摸我的头对我微笑,是一位十分温柔强大的英雄。是我很憧憬、想作为目标去努力的对象。爸爸和他完全不同。啊,并不是指不好的意味,只是…我常常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因为他从未表现出过多的情绪在脸上,曾经记得很小时我还被那只轮回眼吓到过,听妈妈说当时我还大哭一场,搞得她手足无措呢。

 

面对因他的眼睛而哭泣不已的女儿,爸爸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一直很想知道,但我不知道如何对爸爸开口,也不好意思问。于是这个问题就这么一直拖着拖着拖到了现在,从还在妈妈臂弯里直到我通过中忍考试。

 

 

 

“哎呀,老公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预计是这样,不过中途有个任务被收回,所以就提早了一天。”

 

门口传来响动,是爸爸回来了。我忍不住想咯咯笑出声,什么任务被收回嘛,知道是妈妈生日所以硬是提前做完,赶在前一天回家的吧。我想妈妈也一定是猜到了,那现在还是不要出房间门比较好,我一定会变成超大号电灯泡的。

 

不过,有些意料之外,在玄关处并没有停留多久,那阵不同于妈妈的脚步声朝我房间接近,在房门口停下:

 

“佐良娜,有空和我出门一趟。”

 

他没敲门,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来是直到我回答或者打开房门,爸爸都不会从这里走开。我没有直接回应他,下意识想和爸爸较劲,而门外那人似乎直接干脆靠在门上等——我听到了名牌被碰到的响声。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而这时随着楼梯的嘎吱声,妈妈略带困惑的声线一并响起:

 

“怎么了?佐良娜不在?”

 

“不。我在等她出来。”

 

“哦。便当就放在外面桌上,走的时候记得拿。我先去一趟医院咯。修行加油哦!妈妈走了~”

 

好吧,我不甘心地回应着妈妈:

 

“知道啦!妈妈你也路上小心哦?别开心过头了!”

 

“谁、谁开心过头啦!真是的!你这孩子…”

 

妈妈脸上一定都泛红了,谁叫你要在我和爸爸较劲的时候出现呢,我小小地恶作剧了一下,然后拉开房门。

 

“爸爸,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他面对我点点头。在我头上轻轻揉动的大手在为数不多的幼时记忆中几乎并无任何改变,接着他蹲下身子直视我,把手放到右边肩头,右肩被整个贴住,原来这个人也是这么温暖——我脑海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种念头。

 

“那么,爸爸不会是真的要和我去修行吧?”

 

“不,我有话对你说。”

 

“不能在这里吗?”

 

“…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佐良娜。”

 

他的眼神再次越过我,朝向虚空,虽然我模糊听妈妈和七代目他们提起过,但实际上对爸爸过去一族的事情并不是十分清楚,然而经过那段故事后我也不急着知道到底是发生过什么了,因为我想我总有一天会从爸爸的口中、由他亲口对我提起这件事。

 

“嗯…带我去吧。”

 

大概就是现在。我有这种预感。

 

父亲再次摸摸我的头发,然后淡淡一笑。和七代目的笑容也是完全不同,但对我来说,那温度却更甚于太阳,我揉揉眼睛,跟在爸爸后面走出家门。

 

 

 

“这里是…”

 

“过去宇智波一族的遗址。”

 

“……”

 

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我只能保持沉默,在一片寂寞悲伤的空气中,似乎有着什么一股强大的纽带将自己和这里维系在一起。它非常沉重,但却并不会令人感到痛苦。

 

“过去原本幸福快乐的一族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而被留下的少年为了复仇选择踏上毁灭一切的旅程…”

 

“犯下许许多多的罪业,对周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明知这一切,但却一味地想要毁灭所有。”

 

爸爸的声线非常平静,如同在讲述一个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故事似的,他淡淡的口气让我有种不真切的错觉,仿佛这个瞬间他又离我很遥远,要走去我不知道的哪个远方。

 

“爸爸…你现在还在看着我吗?”

 

我的心好痛,等注意到时,已经把这个问题掷了出去,它就像一枚竭力正中软肋的实弹,将所有目标都一并射伤。

 

爸爸有那么一瞬间错愕,随后他伸出右手为我抹去泪水。我清楚看见自己的身影映在我曾经觉得很害怕的轮回眼上,他苦笑着对我说:

 

“抱歉。我好像太心急了。”

 

“不,不是的!”

 

我拉住他的手,但却没办法停止眼泪。其实当看到爸爸望着墓碑的眼神,在那瞬间我就什么都明白了。那眼神并非投向虚空,也并非因孤独,而是对过去的投影和感叹,还有欲言又止的温柔。他一定是在想到底什么时候、要怎么对我说才好,在很多很多个分别的日夜里,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爸爸一定翻来覆去思考了很久很久。

 

“爸爸,没关系。我也是宇智波一族啊!而且我想当上火影,不会输给博人他们的!所以、所以…”

 

他直直凝视我,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一边用左手擦去眼泪,一边默默将右手抓得更紧些。

 

“所以!宇智波一族,也让我分担吧!”

 

这回,他真的是愣住了。

 

接着他放开我的手,头疼似的扶住自己的额头,然后接着伸到我头顶揉乱我的头发。

 

“你和樱说了一样的话。”

 

因为他笑得实在是太温柔了,大脑因为这陌生的表情有些卡机,我没能理解爸爸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天也是她生日,就在这个地方她也一边哭一边对我说‘谢谢你让我背负起这个家纹’之类的…明明就是我要谢谢她才对,结果却被抢先了。”

 

一谈到妈妈,爸爸就会眯起双眼,整个轮廓都会变得柔和起来。直到这时我才回过神,对他说:

 

“是哦,谁叫我是妈妈的女儿呢。”

 

“你能像樱真是太好了。”

 

爸爸转过头来说道。

 

“什么嘛,我也是爸爸的女儿哦?”

 

我假装生气地瘪瘪嘴,撇过头不去看他。爸爸有些晃神,接着又点了点头:

 

“是啊。佐良娜,你也是我的女儿。”

 

直到刚才为止都还很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被缓和起来,那些有点沉重的枷锁咔啦咔啦随之一气消失,痛快地哭过之后,我感到肚子稍微饿了起来。

 

“那,要吃便当吗?”

 

“嗯。我们去外面长椅上。”

 

 

 

“话说,妈妈她知道这件事吗?”

 

“详细的我没打算说,也不想让你们知道。”

 

“…为什么?”

 

我感到有些失望,爸爸果然还是不能打心底相信他人吗?

 

“听我说,佐良娜。”

 

他用一种十分严肃的口气对我说,那眼神十分认真…且真挚不已。那里面暗藏着无比坚定的决心和意志,我不禁僵直住身体。

 

“很多时候,所谓理解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要经受同等的悲伤或是快乐,才能去懂得。而对于罪业和复仇,我并不希望你们试图去理解这些。这不是不信任,而是……”

 

“而是…?”

 

爸爸突然低下头,那些话里的懊悔和不甘的激烈感情使他皱起眉头:

 

“你们不需要再为我、再因为我受到任何伤害。哪怕那是已经过去的事。”

 

啊。

 

是没必要说了。把那些黑暗的东西封锁起来不再去打开那个盖子,因为它伤己伤人,复仇的尽头是一片死寂,那里什么也没有。他比谁都懂,而时间与他将一切变为过去,创伤得以被治愈,狰狞伤口也只留下曾经存在于此的痕迹。它开出花结出果实,抱持秘密也就成为最最温柔的爱意。

 

“爸爸。”

 

我拍拍裙子跳下长椅,对他伸出手。

 

“回家吧!”

 

“啊啊,回家。”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回家途中我不再是跟在爸爸身后,而是手拉手和爸爸并肩行走。作为父母的女儿感到非常骄傲,虽然我也不会说。这么想着,我悄悄更用力拉紧了爸爸,他也回握住,我开心地不行,笑得脸都疼了。

 

 

 

 

 

晚:

 

佐助和小樱躺在床上,展开了久违的夫妻间的对话:

 

“老公,你今天是不是和佐良娜她说了…?”

 

“是啊。”

 

“那孩子脾气有时候和你很像诶,也是倔得不行。”

 

“这不是像你吗?”

 

“咦?!”

 

“她说了和你一样的话。”

 

“啊……真是的…”

 

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那一幕的樱突然脸红,把头埋进被子——虽然对于零距离的佐助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就是了。他有些好笑地看着妻子略微发红的耳根,低下头说道:

 

“你后悔了?”

 

“不,不是啦!我怎么可能后悔呢…要说后悔也是后悔没能早一点说这句话。”

 

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樱有些懊恼地回答。

 

“不过,事到如今就算后悔也晚了。”

 

“所以说,不是那样的…”

 

不管过了多少年她都是这样,佐助突然没由来地想到。他将他的罪业和黑暗隔开,笨拙地以爱回应爱,而如今这份感情有没有好好传达到呢?这已经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了。

 

这是他的家,是他以另一种形式得以被报偿的幸福,那些锁链被斩断的瞬间,温柔的感情倾泻而出,连他自己都非常惊讶。

 

佐助伸手抚摸樱露在被子外头的粉色头发,那触感和他们的女儿佐良娜一样,是很细软的头发。和他粗糙硬质的头发不同,似乎一吹就会吹散。

 

他继而联想起小时候在死之森、女人还是少女时,为了不成为阻碍,将那一头长发用苦无割裂的场景。佐助凝视着发丝,有些出神地问道:

 

“你留留看长发怎样?”

 

“啊?”

 

樱困惑地从被子里伸出头,但中途就被佐助的手给抵住,她这才发现对方盯着她的头发出神。樱笑着说道:

 

“我习惯短发啦,这样工作起来也比较方便。”

 

“也是。”

 

“不过既然是亲爱的要求,我会努力的。”

 

脸都红到脖子根了,她还是在逞强。佐助看着妻子,没由来地就是觉得这样的樱非常可爱。他现在拥有的东西很多很多,多到被给予的远远超过了所被夺走的,要说后悔的事,就是为何自己没能早一点注意到呢。

 

“再下来就是佐良娜生日了…”

 

“是啊,她说‘叫爸爸别再给我玩具熊了。’”

 

“呃…”

 

能让现在的佐助为难的事情屈指可数,给女儿挑礼物算是其中之一。

 

“下次,一起去挑吧。”

 

“啊,就这么办吧。”

 

似乎有了些睡意,他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轻吻妻子的额头:

 

“生日快乐。樱。快睡吧。”

 

“谢谢。晚安,佐助君。”

 

往丈夫的怀里靠了靠,听见心脏有力的跳动声,樱闭上双眼。

 

 

 

他们一定会做个幸福的梦。

 

然后睁开眼,映在彼此眼瞳之中的,一定是更幸福的每一天。
 

佐樱cp,佐樱同人小说

 

合作网站:   百度 羁绊网 热门动漫 单机游戏 萌娘站
2015 005.tv,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29788号-7 文网文:闽网文[2015]1788-036号 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并且永久免费,与本站立场无关,在符合中国大陆法律的框架内,不接受任何投诉